重生後封心,高冷校草急哭了 作品

第121章 心機男

    

-安向雅意識到:秦妄他他喵的是故意的!

什麼嘗一嘗菜,讓她回去轉告淺淺需要改進的地方。

那他喵的都是故意在拖延時間,阻止她出門!

而其目的,就是為了讓淺淺等不下去,上樓來找他們!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淺淺就在樓下等著她送完菜下樓。

好一個心機男!

好一個亡女!

她今兒算是見識到了,心機兩個字到底是怎麼寫的!

打底是她太年輕了啊!

冇見識過這個世界的殘酷。

她今天算是被秦妄好好地上了一課了。

安向雅氣得手都在抖,偏偏她隻能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夏淺淺道:“淺淺,你來了?你自己跟秦同學說吧,我去外麵等你。”

說著,她又對秦妄說:“秦同學,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嗯。”

嗯?嗯?!

他現在倒是會“嗯”了!

安向雅咬牙切齒地出了病房,留夏淺淺一臉茫然。

她從冇看到過小雅露出過那樣的表情。

不過那樣子不像是被欺負了,倒像是要吃人。

秦妄乾嘛她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夏淺淺很快回神,看向秦妄道:“你已經開始吃了?那我不打擾你了,再見。”

“等等。”

夏淺淺看向秦妄。

隻見他麵無表情地開口:“我知道你答應送飯是為了謝我,但如果你心裡不想謝我,你可以不用送。我冇勉強你。”

夏淺淺臉上的表情一寸寸淡下來。

她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她慢慢曲起手指,握成一個圈。

“知道了,我之後會自己送過來。”

秦妄冇再說什麼,隻道:“你走吧。”

“嗯……”

夏淺淺點頭,轉身離開。

她出門之後,恰好遇上了柴媽。

柴媽拉住她,說她瘦了雲雲。

夏淺淺著急去找安向雅,隨便應了幾句就告辭離開。

她是在醫院一樓小超市找到安向雅的。

隻見安向雅泄憤似的啃著嘴裡的雪糕,一點不怕冰的樣子。

夏淺淺吃了一驚,幾步走上前拿過她手裡的雪糕。

“你不能吃冰的,你忘了?”

安向雅委委屈屈地望著她,像個要不到糖的孩子。

夏淺淺無奈。

“你吃吧,不過隻能再吃三口。”

“耶思!”

安向雅拿迴雪糕就要繼續吃,突然想起了剛纔的事情,頓時連雪糕都吃不下去了。

“你賠我幼小的心靈!”

夏淺淺問:“他究竟怎麼你了?”

安向雅齜牙咧嘴地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聽得夏淺淺驚愕地瞪大了眼睛。

“他、他……”

“彆他他他的了三百!一毛錢都不能少!我高考的時候都冇那麼緊張呢!他簡直就不是人!弄得我都對吃的都有陰影了。”

“那不是剛好可以減肥?譚醫生說你適當減減肥也會對腸胃有好處。”

安向雅眼睛一瞪:“是不是不打算跟我做朋友了?”

夏淺淺悻悻點頭:“好好好,我給你轉五百好吧?另外兩百是我多給你加的精神損失費。”

安向雅頓時心滿意足。

夏淺淺也冇耽擱,當場從獎學金的紅包裡拿出五百,豪氣無比地說:“看在安師傅今天為我的付出的份上,以後姐養你!”

安向雅頓時像隻貓兒一樣蹭了蹭夏淺淺的肩膀。

“以後你就是我親媽,你讓我往東,我安向雅絕不往西!”

夏淺淺笑眯眯的。

“乖啊。”

可等一個人回到了房間,夏淺淺臉上的笑容就淡了下來。

秦妄到底是幾個意思?

單純是為了整她,讓她忙活來忙活去,還是……真如她猜測的那樣,把對她的愧疚誤以為是喜歡了?

可秦妄不明著表個態,她也不好搶在前頭表態。

萬一弄錯了,那可真就是無地自容了。

思來想去,夏淺淺索性不去想了。

接下來兩天,夏淺淺都老老實實自己去送飯。

她不親自去送也冇轍,安向雅是死都不願意去送了。

好在每次秦妄也都冇留她,她放下飯就可以走了。

轉眼到了第三天,夏淺淺送蛋糕的時候收到了秦妄發過來的微信資訊。

妄:我出院了。

夏淺淺臉上當即一喜。

她終於可以不用去送飯了!

可下一秒,秦妄的訊息又發過來。

妄:爺爺知道這事兒了,晚上讓你回家吃飯。五點半,彆遲到了。

夏淺淺臉上的笑容淡下來。

她不想回秦家,但秦爺爺讓她回去,她不能不回去。

抓了抓頭髮,回了一個“好”。

送完最後一單,夏淺淺謝絕跟顧清溪他們一起吃飯的邀請,騎著店裡的小電驢回了秦家。

看著秦家的繁花圖樣的鐵柵門,夏淺淺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當初她從秦家搬出來的時候,以為自己很少會回來,但冇想到短短一個月時間,她已經回來好幾次了。

“淺淺小姐?”

柴媽正巧出來倒垃圾,看到她,連忙把她拉到一旁。

“你先彆進去了。”

夏淺淺意外地問:“怎麼了?”

“裡頭正吵著呢。”

夏淺淺很快反應過來,指著自己問:“因為我?”

“嗯……”柴媽眼神有些閃躲:“總之,你先晚點兒再進去吧。”

“冇事,既然是因為我吵架,那我更應該進去了。”

夏淺淺遞給柴媽一個感激的眼神,提著手裡從顧清溪店裡拿的蛋糕走進去。

纔剛走到門口,她就聽到了秦老爺子怒極的聲音。

“你這是什麼話?什麼叫還不如讓她自生自滅?要不是淺淺她媽,你以為我現在還能站在你麵前?還是說,你原本也不喜歡我這老頭還活著?”

“爸,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心疼阿妄。阿妄是為了她才住院的,我這個當媽的怎麼能不心疼?”

原來吵架的是詹錦雲和秦爺爺。

她以為詹錦雲這兩天早該知道秦妄是為了幫她擋硫酸才被硫酸潑到的,冇想到現在才知道。

怪不得她的手機安靜如雞,冇有半條詹錦雲發過來的質問的資訊。

秦朗是個孝子,詹錦雲很少會跟秦老爺子產生衝突,今天吵成這樣,想來是真的忍無可忍了。

柴媽說的對,她應該避一避再進來的。

但是她不能。

而且,這也是一個機會。

一個徹底脫離秦家的機會。

隻聽秦老爺子怒不可遏地說:“你彆忘了,淺淺也是你女兒!阿妄也說了,當時的情況,如果他不去擋著,淺淺可能整個人都廢了!”

“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