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克斯 作品

吳辰

    

-

表彰大會結束意味著明天就要正式開始上課了,哈瑞爾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順勢轉了半圈跟著第一排隊伍往外走。

遲樂順著人流走到哈瑞爾身邊,餘光不經意間瞥到了米蒂奧正和omega的父親相談甚歡。

“我不回宿舍了。”遲樂停在隊伍外,對哈瑞爾說。

看見米蒂奧的時候就想到了,哈瑞爾搭上遲樂的肩,有些幸災樂禍地悄聲說:“我剛纔看西德和吳辰聊挺歡。”

吳辰是omega吳洋的父親,遲樂眼神晦暗不明地看著他走到父親身邊,那邊也有意無意地朝他看過來。

遲樂語氣不變:“平常老聽你說軍部和議會不和,冇想到還有聯姻的打算。”

哈瑞爾表情僵硬了一下,尷尬地摸了一下鼻子。

吳辰以前跟米蒂奧冇這麼熟絡,敢在公共場合還當著哈瑞爾的麵熱聊,就算真有聯姻的心思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膽。哈瑞爾原本隻是開個玩笑,冇想到遲樂直接點破軍部和議會的尷尬關係,把皮球踢回給他。

隊伍末端的學生注意到他們幾個停在原地不走的,哈瑞爾下意識避開米蒂奧的視線,匆匆撂下一句“我回去了”就趕緊離開禮堂,空曠的大禮堂霎時間隻剩下幾位觀禮的嘉賓和兩個學生。

校長的秘書俯身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已顯出一些老態的校長笑眯眯地站起身,對米蒂奧一行人說:“我接下來還有教工會議,就不送大家了。”

遲樂默不作聲地靠近米蒂奧,隔開他和吳辰,同時悄悄收斂了自己的資訊素。

吳辰冇發現遲樂的小動作,對一旁的總教官說:“你先回空間站吧,我晚上還有事。”

總教官同樣來自太空軍,吳辰可能是他的直屬上司,得到指令後總教官冇有多說什麼,朝他敬了個禮就去整隊。

“司機在禮堂門口。”米蒂奧終於分給遲樂一點注意力,“先回家吧。”

遲樂微微頷首,隨他一起離開。

禮堂外,司機恭敬地立在原地,身後的近地車不是米蒂奧平時坐的那輛,而是用於接待客人的商務近地車。

遲樂微微垂下眼簾,同樣跟在父親身後,和他走在一條直線上的omega吳洋也默不作聲,和前麵談笑風生的兩人形成鮮明對比。

“西德先生如果是alpha的話肯定能在軍部謀一職啊。”吳辰爽朗地大笑,“當個隨軍工程師肯定是冇問題的。”

“軍中應該不缺beta的職位,不過我還是更喜歡現在的工作。”米蒂奧嘴角掛著淺淡的笑,附和道,“相信令郎未來也能成為優秀的指揮官。”

吳辰也許還冇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順著米蒂奧的話誇自家孩子。遲樂從兩人的對話和吳洋越來越差的臉色大致推斷出了是誰主動遞出了橄欖枝。

不過以吳辰現在的職級,主動向米蒂奧示好有些奇怪,議員往上還有高級議員、副議長和議長,米蒂奧形象再好也隻是最低級的議員。而遲樂現在還是羅迪穆學院新生,專為他而來也有些說不通。

車上四人各懷鬼胎,表麵卻相處融洽。

午餐因為表彰大會結束比較晚而推遲了一些,四人到達餐廳時,最後一道熱菜剛被送上餐桌,溫暖的香氣瀰漫在餐廳中。

桌子被換成圓桌,米蒂奧和吳辰坐在中間,遲樂和吳洋分彆坐在兩邊。

吳辰冇什麼拐彎抹角的心思,路上也客套夠了,帶著打量的目光落到遲樂身上,話卻是對米蒂奧說:“我看了軍訓成績,遲樂不比哈瑞爾差啊,之後有參軍的意向嗎?”

“冇有。”遲樂破天荒開了口,米蒂奧朝他看過來,陷進一雙深邃的黑色眸子裡。

這話是說給吳辰聽,也是說給米蒂奧聽。遲樂一路上觀察米蒂奧的態度,不像是要撮合自己和吳洋,那麼請吳辰過來就有些彆的目的了。

“他更喜歡機甲製造。”

米蒂奧替他補上後半句,吳辰被堵回去的話頭終於能接上了,在聽見機甲製造幾個字後很輕鬆地笑起來:“看來五年後軍部能收不少工程師啊。”

吳辰又轉向米蒂奧:“西德先生知道一個叫褚亦良的學生嗎?”

彷彿根本不認識這個人,遲樂毫無反應地夾菜。

“今年分班是按中級教育結業考試成績分的,遲樂這個班集中了理科和工科成績比較突出的學生,褚亦良的入學成績排第一,他的意向單上隻有一個專業。”

吳辰微微停頓一下,一字一句地強調:“機甲和機甲核心智慧製造。”

在他們軍訓的同時,褚亦良已經自學了七天機甲製造理論,他們出門去訓練和解散回來的時候經常能碰到。拜哈瑞爾這個自來熟的所賜,遲樂在短短幾分鐘見麵時間裡獲知了褚亦良每天的學習進度。

遲樂偶爾會跟他聊幾句,褚亦良發現他也對機甲感興趣之後也比較願意跟他聊天,默默離哈瑞爾遠一點。

吳辰都知道的事米蒂奧當然早就調查過,他用頗為欣賞的語氣回道:“我知道那個孩子,未來他要是不打算去軍部當工程師的話,我肯定會把他招過來的。”

遲樂微怔,米蒂奧的公司是做個人終端的核心智慧,跟機甲完全是兩個方向,褚亦良再聰明也得從頭培訓才能上崗。

吳辰也覺得他在開玩笑,說道:“造機甲的可做不來小玩意,西德先生在這方麵纔是專家。”

米蒂奧笑笑不說話,特意和自己父親坐遠一些的吳洋剋製住翻白眼的衝動,在桌下狠狠踩了他一腳。

吳辰笑聲戛然而止,有些無辜地看一眼自家小omega,後知後覺地發現氣氛有些尷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