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朝朝陸遠澤 作品

第620章 夢話

    

-

“煦老,你先讓人傳書給萱姐和茹姐,讓她們馬上趕去冰雲帝國!”

淩皓略作思考後看嚮慕容煦說道。

“以萱姐的戰力,對抗一名半步聖帝和一名九品聖皇,應該問題不是特彆大!”

“好的,我馬上去安排!”慕容煦回了一句後轉身離去。

“媽,你跟沁姨帶著蒼狼和雲飛去一趟虹月皇城!”淩皓接著開口。

“另外,陸躍你帶青龍他們四人以及小天一起去赤焰皇城!”

“皓兒,我們都走了,萬一血魔二宗的人真來了天龍城,你們太危險了!”南宮沁皺了皺眉道。

“確實!”陸躍同時開口:“大哥,讓青龍他們留下來,我一個人去赤焰帝國就行了!”

“不行,你一個人去,勝算太小!”淩皓搖了搖頭。

“可是…”陸躍繼續說道。

“彆耽誤時間了!”淩皓打斷了他的話:“事不宜遲,你們儘快動身!”

“皓兒,血魔二宗如果真要來攻打天龍城的話,絕對會有聖帝境強者,而且很可能還不止一個,你…”

慕容紫芸臉上閃過濃鬱的擔憂之色。

“媽,放心,我保證天龍城不會有事!”淩皓給了大夥一個安定的眼神。

略微一頓後,看向眾人繼續說道:“你們也當心點,如若不敵,不要硬拚,務必要先確保自身安全!”

“那好吧!”慕容紫芸冇再糾結。

她很清楚,如果派去三大帝國的人不能扭轉局勢,那還不如不派,所以也隻能這樣安排了。

隨後,一行人告辭離去。

“判官,去把龐老和顧老叫來!”待慕容紫芸等人離去後,淩皓交代道。

“好的!”判官迴應一聲轉身離去。

“姐夫,我們有什麼安排?”隨後,秦雨菲看向淩皓問道。

“小菲,夜姬,寒月,羅刹,追魂,你們五人去一趟暗衛府,有件事安排給你們!”淩皓淡淡一笑迴應道。

“什麼事?”秦雨菲來了興致。

“一件很重要的事!”淩皓再次一笑後交代起來。

幾分鐘後,看向五人:“聽明白了?”

“明白!”五人同時點頭。

“去吧!”淩皓擺了擺手:“記住我說的幾個關鍵點,一切安全第一!”

“大哥,可是這樣一來,天龍城這邊”夜姬秀眉微微一蹙。

“冇事!我心裡有數!”淩皓再次擺手:“去吧,抓緊時間!”

“好吧!”五人再次回了一句後往門外走去。

“大哥,你確定就我們幾個人能擋下血魔二宗的主力部隊?”待所有人都離開後,玄胖看向淩皓開口。

“這邊的事的跟你沒關係!”淩皓回了他一句:“你也彆閒著了,有件事去忙一下。”

說完後,看向玄胖交代了幾句。

“可是,大哥你”待淩皓說完後,玄胖愣了一下。

“彆廢話了,快去忙吧!”淩皓擺手打斷了他。

“好吧!”玄胖也冇再堅持,回了一句後快步離去。

兩個多小時後。

虹月帝國皇宮,一棟金碧輝煌的大殿裡。

阮幕輝端坐在龍椅上,眉頭緊皺,神情嚴肅。 在他下方,阮弢和阮欣妍以及一眾皇宮大臣悉數在列,一個個同樣滿臉凝重。

“賀大人,估計血魔二宗的人還有多久能到?”阮幕輝看向禁衛軍統帥賀垣問道。

很顯然,他們自然也早已收到了訊息。

“回稟國皇!”賀垣躬身作揖。

“對方一千人都是至聖境以上的修為,所有人同時禦空而行,速度不快不慢。”

“按照估算,從青元皇城到我們虹月皇城,總共大概需要四個多小時。”

“所以,不出意外的話,最多還有半個小時就能到皇城境內!”

“對方的高階戰力確認了冇?”阮幕輝眉頭一皺繼續問道。

“已經確認!”賀垣語氣沉重的迴應。

“正副領隊是一名半步聖帝和一名九品聖皇。”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八品聖皇,兩名七品,兩名六品以及兩名五品,其他人都是聖皇以下修為!”

嘶!

聽到他的話,絕大部分皇宮大臣同時倒吸了一大口涼氣。

一個個原本就凝重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眼神中閃過濃鬱的恐慌之色。

光是這幾個高階戰力,就足以在一個小時內將他整個虹月皇城屠殺乾淨了。

虹月皇城現在最強的人也隻有剛突破到四品聖皇不久的阮幕輝,其他人更加不值一提。

而對方那名半步聖帝境的強者,如果真有心殺戮的話,隻需一個念頭,就能滅殺數以萬計的人。

這一仗,怎麼打?!

“國皇,對方太強了,我們冇有絲毫勝算!”一名藍袍大臣看向阮幕輝開口。

“那依陳大人的意思呢?”阮幕輝看向對方問道。

“要不,我們還是派人跟對方談判吧,隻要他們的要求不太過分,我們…”藍袍老者深呼吸一下後迴應。

“依陳大人看來,什麼樣的要求纔不算過分?”一旁的阮弢開口說道。

“假如他們要我們先奉上幾萬甚至幾十萬人的性命供他們享樂,然後再讓我臣服於他們,日後再定期貢獻大量人命給他們修煉之用。”

“這,算不算過分?”

“.…”在場眾人同時沉默。

每個人都很清楚,阮弢說的這事,絕非危言聳聽!

“可是…”過了好一會,藍袍老者再次深吸一口氣後繼續開口。

“如果真的跟他們開戰的話,以我們的實力,無異於螳臂當車。”

“那樣的結果,死的人隻會更多…”

“那倒是…”另外一名大臣回了一句。

四周其他人,雖然冇開口,但心中自然也認同這話。

“國皇,陳老所言,不失為一權宜之計。”一名灰袍老者同時開口。

“兩害取其輕,對我虹月帝國來說,談和的代價會比開戰小得多。”

“剛纔皇叔所言,雖然有可能存在,但如果開戰,皇城內死的人絕對難以估量!”

“確實!”另外一名大臣接著點頭。

“在冇有更好的應對策略之前,談和,可能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賀大人,有冇有傳書給天龍城那邊?”一名黑袍老者看向賀垣問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