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迷秀小說
  2. 欺詐之主成神指南
  3. 第5章 神的恩賜,幻境
曾澤生 作品

第5章 神的恩賜,幻境

    

次日,清早。

天才矇矇亮。

曾澤生按照昨日看到的場景,找到了宮殿所在的地方。

“嘶,不對呀,這裡是一棟很大的宮殿纔是。”

看著麵前的的建築,曾澤生眉毛都快擠成一團了。

如果不是前麵有一塊牌子寫著你的禮物,曾澤生一度懷疑自己找錯地方了。

建築不大,前前後後不過兩層,每層也就不到八百平的樣子,但是每一層卻高達5米以上。

浮雕花紋、雕刻裝點,院牆與地麵都是用曾澤生不認識的石材鋪設,砌築建築的石材錯縫工整,更顯華貴。

建築內部傢俱齊全,書架上零散的擺著一些書和像是藝術品的擺件,但是最吸引眼球的是大廳中央樓板被挖空,擺放有一顆首徑五米的巨大銅製地球儀。

“是這裡冇錯啊。”

曾澤生嘀咕一聲,站在書架前喊道:“智慧之神!

智慧之神!”

“彆喊啦!

本機來了!”

暴躁的電子音響起,緊接著一個長方形物體從某個不知名角落飄出來。

“你,你你,你是IPAD?

現在IPAD都這麼智慧了?”

等曾澤生看清飛來的東西居然是一個IPAD的時候,差點冇繃得住,尤其是這個IPAD居然能夠說話的時候。

“行了,行了,本機是智慧之神的神使。

神使懂不懂?”

說完這裡,IPAD的螢幕上彈出一個一臉不屑的表情。

看著曾澤生目瞪口呆的樣子,IPAD繼續說道:“本機呢,受智慧之神所托,特來做你的輔助,畢竟智慧之神交代過,彆引起注意。”

“呃~那什麼,PAD,我有個疑問。”

“嗯?

你說,如果本機知道,本機會給你解答。

還有,請稱呼本機為機神。”

“智慧之神會用IPAD?”

“你個傻子,你懂不懂與時俱進?”

“那個,我還有一個問題,昨日我明明看到這裡是一個宮殿的,還有智慧之神說的禮物是什麼?”

機神的螢幕彈出一個鄙夷的表情:“這個圖書館便是你的禮物,這麼小也是因為你的等級不夠,等你級彆高了,圖書館自然會變大,最後比大英博物館大幾倍也有可能。”

“等級?

就和遊戲一樣?”

“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等級一共分為西級,每一級又分初階和高階。

但是你與其他參賽者不同,其他參賽者可能是一級野蠻人,二級野蠻人這樣。

而智慧之神的職業被稱為神秘,比如一級神秘,二級神秘。”

“那我如何提升等級?”

“說起這個,書架上有一本《參賽者行為準則》,你有空可以看看。

至於等級如何提升,就取悅自己主神越多,等級也就越高。

當然,隨著等級的提高,主神也會給予一定的恩賜,比如你看那本《全知之書》的時候,你就能夠領悟智慧之神的能力,並知道自己相應的等級。”

曾澤生一愣,順著機神的指引,看到一個石台上擺著一本書。

具體點來說,潔白如雪的石台精美絕倫,宛如愛奧尼旁的石柱上雕有一雙柔美的手,或許連偉大的雕塑家羅丹也無法再現如此靈動的手。

石手托著一本比字典也薄不了多少的古籍,古籍外框暗金色古銅,內套紫色皮革封麵,燙金大字寫著《全知之書》,側麵像是鍍了金一樣金光閃閃。

在書本旁邊,還有一根不知道燃了多少年的火苗正微弱的跳動著。

“神的能力”幾個字在曾澤生腦中打轉,智慧之神的能力會是什麼呢?

輕輕翻動書頁,一股氣流夾雜著點點星光撲向曾澤生的臉色,瞬間便感受到一股奇妙的感覺浸滿全身。

這《全知之書》居然強迫曾澤生的記憶宮殿開始運轉。

曾澤生隻覺得自己腦海中有萬千星辰,每顆星辰雖然在各自閃爍,但是卻在暗中以某種不可視的規律運行著。

每顆星辰開始自動生成各種畫麵,各種場景,絲線再次拉起,一物一弦間彈奏著美妙的樂曲。

有高山的呐喊,有長河的低鳴,有荒漠的蕭索,有森林的寂滅,還有記憶中的那個許久不見的老家。

曾澤生的思緒開始飛舞,穿過高山,越過長河,最後站在家門前,看著一個小男童抓著一個魔方咿呀咿呀的不知道說著什麼。

“你好呀,十五年前的我,我是十五年後的你。”

曾澤生控製不住雙手,想要伸手觸摸小男童,但是小男童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咿呀咿呀的跑開。

緊接著,一個揹著書包的男孩出現,戴著一副厚厚的眼鏡,手中捧著一本百科全書,嘴裡唸叨著:“哦~原來是這樣,我懂了。”

再然後,一個身材勻稱的男生舉著一張錄取通知跑進樓內:“爸,少年班!

我進少年班了!”

曾澤生看著過往的自己:“你們……你們過得還好嗎?”

轟——突然一股下墜感扯著曾澤生砸穿地麵,眼中看到的一切像是一麵鏡子一樣被自己踩碎,然後化為一塊一塊的碎片湮滅於無儘的虛無。

再次睜開雙眼,《全知之書》靜靜的躺在麵前的石台上。

書皮早己翻開,第一頁,隻有一句話。

任何事情都是雙麵性的,有好處,必然就有壞處下一頁還是隻有一句話。

藏在謊言背後的黑暗,我在等待,等待你睜開雙眼再翻開下一頁,還是一句話,但是這句話讓曾澤生身體不受控製的開始顫抖。

現在,你的第一個能力——幻境“幻境?”

曾澤生眉頭一皺,什麼是幻境?

連忙翻開下一頁。

同樣的隻有一句話。

我想,你應該明白,什麼是幻境,一級神秘痛——腦袋好痛——曾澤生捂著腦袋,在地上不停的打滾,每次要撞到石台和燭台的時候,他又會以一個極其詭異的角度翻向另一邊。

剛剛腦海中的星辰儘數熄滅,取而代之的是這段時間的種種經過,無數片段在腦海中閃回。

命運的絲線再次連接在一起。

許久之後,曾澤生不再抱頭翻滾,雙目緊閉的躺在地上,隻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讓一旁的機神知道他冇有死。

“我想,我知道什麼是幻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