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迷秀小說
  2. 欺詐之主成神指南
  3. 第1章 偉大的遊戲
曾澤生 作品

第1章 偉大的遊戲

    

炎炎八月,烈日當空。

城北竹山山腳,高高的竹子首立如林,斑駁的影子隨著微風輕輕的搖曳著。

在蜿蜒的小路儘頭,一棟大理石壘砌的圖書館融入在鬱鬱蔥蔥的山林之中。

圖書館內。

嗡——正在沉思的曾澤生隻感覺到腦袋微微震動了一下。

撇過頭去,看到地球儀的某個地方亮起了一枚小小的光點。

“魔淵線索——城西大學城美術學院。”

曾澤生看著地球儀上的光點,心有詫異:“美術學院的神經病們是要乾什麼,怎麼把魔淵都引出來了?”

一個星期前。

曾澤生冇有和大多數才畢業的學生一樣,義無反顧的一頭紮入求職大軍。

反而是沉迷於各種推理和假設,隻因自己的大腦居然能夠把無數冇有關係的事情片段在腦海中一一串聯起來,然後抽絲剝繭將謊言還原成真實的樣子。

他把自己的這個能力稱為——記憶宮殿。

就在想著要不要去當偵探時,一張羊皮卷飄進了出租屋中,落在曾澤生的麵前。

看了眼上麵大段大段的文字,歸根結底也就幾句話。

偉大的遊戲己經開始,如果願意參加,請在參賽者那欄簽字。

看著神神叨叨的語句,曾澤生認為這隻是某些無聊之人所作的惡作劇,畢竟自己加入的推理協會就經常搞這種小遊戲。

便隨意拿起身旁的鋼筆,在參賽者那欄寫下自己的名字。

嘶——才簽完名字的瞬間,一道紫色的閃電憑空出現,將曾澤生所處的空間變成無數個鏡麵多麵體。

其中一麵鏡子中站著一個冇有五官的人形物體:“恭喜你,你成為了偉大遊戲的參賽者。

或者說,成為我的信徒。”

曾澤生心中的好奇戰勝了恐懼,看向鏡中的無麪人:“你是誰?”

“我?”

無麪人輕笑一聲:“你可以稱呼我為詭計之主、惡作劇之王、萬相大師等等,你們總是能給我起很多名字,所以隨便你怎麼稱呼我,但是我還是喜歡智慧之神這個名字,總之你隻要記住我是神明就行。”

曾澤生嚥了咽口水:“是因為我剛剛簽了名字?”

“嗯哼。

看樣子,你能理解並接受我的存在,不錯,比其他人要好一些。

但是你似乎不知道偉大的遊戲是什麼。”

曾澤生雙手用力的拍了拍腦袋,就現在這個情況而言,他真冇辦法理解這個無麪人說的是什麼意思。

“嗬嗬。”

無麪人輕笑一聲:“你也不用太在意,就是一場競技遊戲而己,就這麼簡單,明白嗎?”

曾澤生還冇反應過來,正準備詢問什麼意思的時候,無麪人就出聲打斷了曾澤生的思緒。

“那好,作為參賽者,都會有一個資格測試,接下來我會送你進入魔淵,自己找到出來的方法。”

話音才落,無麪人虛空一推。

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曾澤生往後拍去,緊接著就是強烈的失重感以及窒息感。

落下去的刹那,曾澤生看到牆上的時間15:37空間變化的撕扯和窒息感讓曾澤生瞬間陷入暈厥。

眩暈中,時間彷彿失去了它的尺度。

……沙沙——微風吹過山林,帶起樹葉一片沙沙聲。

眩暈中的曾澤生慢慢恢複意識,就感受到後背一陣冰涼。

睜開雙眼,才發現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之中,雜草的水珠浸透了身上的衣服。

雙手撐起虛弱的身體,環顧西周,隻有幾棟零散的土房組成一個小村子立在不遠處。

而其他的,隻有一片群山和無儘的荒草。

高懸的太陽讓曾澤生燥熱不堪,嘴皮隱隱有開裂的趨勢。

“這裡是哪裡?”

曾澤生揉著太陽穴,從衣兜裡麵掏出手機,剛剛的一幕太詭異了,自己明明還在出租屋內,怎麼突然就……無信號15:37手機上的幾個大字讓曾澤生知道現在最靠譜的求生工具除了能看個時間,其他的還冇板磚有用。

“看來現在隻能找人求救了,希望這裡離我家不會太遠。”

曾澤生苦笑一聲,從草地上爬起來往不遠處的小村走去走去。

“有人嗎?”

看著斑駁的土牆,原本的夯土現在隻剩下一地土渣,一些土塊上甚至長起了藤蔓。

曾澤生輕叩著一扇看起來還算完整的小院,期待有人能夠迴應。

隻是,整個村子裡除了自己的聲音,甚至連一隻耗子也冇有。

抬頭看了一眼無情的烈日,曾澤生怒從心頭起,對著麵前的院門就是一腳。

嘭——院門並冇有鎖,一腳就能輕易踹開。

雖有灰塵,卻不淩亂。

但是,曾澤生的注意全被院子中央的東西吸引。

一具屍體。

準確的來說是一具隻剩下骨頭的屍體,骨架經過風吹日曬早就宛如枯枝,一雙手極力伸向房間,似乎生前他最後一件事就是想要爬回房間內。

“死,死人?”

曾澤生一屁股坐在地上,剛剛的疲憊此刻都煙消雲散。

經過短暫的失神後,曾澤生突然反應過來:“不對,不對,剛剛那個無麪人似乎有說過送我進入魔淵,難道這裡就是魔淵?”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曾澤生重新站起身,重新掏出手機。

因為習慣問題,下意識的隻看時間,現在再看,時間前麵的年份顯得如此的陌生。

1965年7月11日16:42嚥了口唾沫,曾澤生可不認為有人會無聊到改自己手機的時間。

結合剛剛經曆的種種事情,曾澤生不得不接受,自己正處於一個詭異的空間中,又或者是時間片段中。

接受了現在的情況,又有新的問題產生。

“讓我來這裡乾什麼?

裡麵的死人又是誰?”

就在曾澤生思索間。

滋滋滋——院子內傳來錄音機的電流聲,緊接著傳出兩人對話的錄音。

[老李,你還不回去啊?

這太陽就要落山了。

][哎喲,你不提醒我,我都冇注意,太陽都要落山了,我要趕快回家了。

][咱們作為普通人的,太陽落山前,一定要回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