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燚 作品

第5章 意外

    

福禧園保安崗算上趙隊一共6個人,輪值保安室三班倒,有三個人值崗,另外三人就負責日常巡視,因為人手寬裕工作時間倒也輕鬆靈活。

三班倒的規矩是早班倒夜班,夜班倒中班,今天是莊燚上班的第八天也就是要倒班了。

莊燚最近一個星期心裡都點毛毛的,時不時就想到那天食堂的對話。

不過劉二麻子後來寬慰他說:‘保安,又不是坐墓園裡值班,冇事兒,他在墓園工作了幾十年,也冇見過幾件怪事。

’劉二麻子本意是打消莊燚的顧慮,但結果好像適得其反更像是自圓其說。

“冇幾件怪事,是有幾件啊?”

莊燚反倒平添了幾分瞎想。

看看保安室的掛鐘,時間己經是深夜12點半了,還好單位人性化,給保安室配了個電視,可以排遣排遣深夜的孤寂和心慌,莊燚選了體育頻道看看球賽,倒也感覺多些人氣。

“進了,你能想象嗎?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隨著解說員的激情解說,作為一個鐵桿球迷的莊燚,因為自己支援的球隊進球,興奮的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保安室有前後兩麵窗戶,站起身的莊燚轉頭間看到靠近墓園一側的窗戶那邊似乎有兩個黑影在來回交叉。

莊燚把電視調至靜音,藉著月光,眯著眼使勁兒的看,兩個影子由遠及近,模樣越來越清晰,聲音也越發熱鬨。

“喵。。。。。

喝。。

喝。。”

其中一個黑影己經很明顯,是老李石碑場的狸花貓三眼兒,它正另一個黑影追打顫抖在一塊。

另一個黑影身形明顯比三眼兒瘦些,但卻非常靈活,雖然三眼兒貓爪疾風驟雨招呼,好像占了上風,但冇多會兒就有些疲態了,隻見那黑影瞅準機會一下就咬住三眼兒的脖頸,三眼兒一時吃痛,發出痛苦的尖叫。

“去,去,去。。。”

莊燚一手提著大功率探照燈,另一隻手舉根半米的保安棍己然趕到。

在探照燈的燈光下一切猶如白晝,莊燚這纔看清那黑影灰色皮毛,尖尖的嘴巴,還有蘆葦一樣的尾巴,原來是隻狐狸。

除了動物世界,莊燚還真冇見過真的狐狸,再看這狐狸眼睛發著綠光,凶相畢露,趁著它怪異的白臉,說不出的詭異。

“撒開,撒開”莊燚高舉木棍,作勢要打,但狐狸賊精賊精的不停的調轉身位,莊燚無從下手隻得先叫嚷著嚇嚇這白麪狐狸,白麪狐狸卻不退去,有恃無恐。

“畜生,好大的膽子,真火符”來人正是老李,隻見他右手拿著根木劍,左手甩出一張黃色的符紙,白麪狐狸這才鬆了口,一個就地打滾,堪堪躲過符紙,尾巴一揚,藉著一股惡臭氣體,己經冇了影蹤。

“閉上眼睛,忍住呼吸!”

莊燚還在琢磨老李怎麼說歌詞呢?

人己經一個腿軟失神倒了下去。

再醒來時莊燚發現自己躺在保安室的沙發上,旁邊坐著老李,身邊趴著三眼兒。

“你醒了,這是個意外,再吸一下你就渾身舒服了。”

老李遞給莊燚一個陶瓷小瓶子。

莊燚深吸一口,西肢百骸,從頭到腳,說不出的舒暢。

“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東西,你能想象嗎?”

莊燚緩過神來,看看老李,看看三眼兒。

“這是個意外”老李捋了捋三眼兒的貓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