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心動 作品

林步月

    

-

一滴淚劃過臉龐,緊接著心電監護儀開始長鳴,其他各個儀器接連響起報警聲,這聲音像一聲驚雷響在所有人的耳邊,刺耳之極。

2100年10月5日,林登雲院士與世長辭,享年90歲。

林登雲出生在科學世家,祖上三代,祖祖輩輩都是科研界的大佬。爺爺是當年“兩彈一星”的參與人,父親是“金烏”計劃的總負責人。

林登雲少年天才,小小年紀就表現出極大的物理天賦,一路越級,十六歲就被國家研究院破格錄用。繼承祖輩的意誌,致力於航空航天事業的發展,十八歲開始獨立主持自己的科學實驗項目,一生成果斐然。

林登雲院士是近代航空領域的領頭人,他發現併合成了新型材料“LIN”——隻要在物體表麵噴上薄薄的一層塗層,就能百分百隔熱防火,能百分百隔絕輻射。

鑄成合金,能極大的提升金屬的耐高溫、耐腐蝕和抗疲勞度等多方麵的屬性,直接促使華國自主研發航空發動機“WS-18”,在各方麵效能上超越山姆國,躍居世界之最。帶來華國航空航天的高速發展。

最重要的是這種材料資源無限,造價便宜,合成步驟簡單明瞭。

“LIN”被廣泛應用於航空航天、醫療、民生、輪船、汽車以及武器、消防等各行各業,大大提高了各個行業從業人員的安全指數,挽救了無數人的性命。

主持研究出了“鯤鵬”係列飛船,實現物質生態快速循環,從物質生存上實現了跨星係航行的可能。

研究實現了光速的突破,命名新的速度單位為“傳送”,進一步讓跨星際旅行成為可能。

就在二十年前,星際飛船“鯤鵬”十號,成功抵達比鄰星,帶回了珍貴的研究標本。

多次探索南門二星係,幫助醫學界突破了癌症治療的技術難題。

近十年各種突破性研究成果,層出不窮,地球科技文明發展進入大爆炸時代,史稱科技大爆炸的十年。

去探索更多的更遠的星係,一直是航空科學院曆代科學家的終身心願。

可惜更遠的跨星際航行計劃最後折戟沉沙在了“金烏”計劃裡,終其一生,核動力所都冇有突破這個技術壁壘,林老致死都冇能看見更遙遠星係的風景。

林登雲曾被國際聯合授予“人類傑出科學家”榮譽稱號,被中央授予“一級英雄模範獎章”、“飛天功勳獎章”。

林院士去世後,國家以最高規格給他舉辦了葬禮,國家領導人無一缺席。三軍儀仗隊捧盒,世界各族人民密切的關注他的悼念會。

這一天陰雨綿綿,雲層壓的低低的,淺灰色的天空,像一塊洗不乾淨的抹布,臟汙不規則的分佈著,色彩晦暗不明。

街道兩邊,密密麻麻,站滿了冇有機會跟林老遺體告彆的人。

大家都著深色衣褲,打著黑傘,大人們沉默的靜立在道路兩邊,小孩們受氣氛感染,睜著黑白分明的雙眼,牽著家長的手,好奇的打量這一切。

“敬禮!”

儀仗隊隊長的聲音嘹亮乾淨。

嘩!

伴隨著軍人們整齊劃一的動作,挺直的脊背,堅毅的麵孔。長街兩邊的人民,目色沉沉,沉默的目送儀仗隊捧著林老的骨灰盒走完整條長街。

國旗裹棺,三軍儀仗開路。

鳴槍敬禮。

最高領導人簡短概述了他的生平。

為這位全人類的英雄送行。

這場葬禮全球直播,世界各國的人都把目光傾注在這裡。

山姆國白宮

“可惜了,Lin是不世天才,失去他是全人類的損失。”黑色皮膚的中年總統也正在實時觀看這場肅穆的葬禮。

頭髮花白的國務卿先生鬆了口氣,非常正式的說:“不管怎麼說,Lin去世了,我們這些人才能放心。”

圓桌上的人彼此對視一眼,不約而同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

“為表尊敬,大家脫帽致敬吧!”圓桌邊一個金髮白人婦女道。

圓桌會議室裡大家互看了一眼,均摘下了頭上的帽子,以示尊敬。

西伯利亞帝國

大雪封路,寒冷的北風呼嘯不停,此時克裡姆林宮的辦公室卻溫暖如春。壁爐裡大火熊熊燃燒,木材燃燒的聲音吡啵作響,橘紅色的火光照耀在每一個人的臉上。

深色皮沙發裡的大鬍子男人,即使是坐姿,也能看出他身材異常高大。標誌性的鷹鉤鼻,深刻的法令紋,彰顯著他威嚴的性格。

此時他一雙深邃的目光也注視著華國這場舉世聞名的葬禮。

“華國的‘金烏’計劃,尚未完成,可惜了Lin最終冇能看見他的‘鯤鵬’飛出星係。”異域口音,念‘金烏’和‘鯤鵬’發音時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古怪感。

“人總是會去世的,Lin已經為人類做出了太多的貢獻了。”邊上的白人總理也歎息一聲,人們總認為時代造就英雄,殊不知是英雄造就時代,優秀的人隻一個就足以改變整個世界。

Lin就是這樣的人,他帶領全人類走進了太空,漫步宇宙。他的功績無人可以否認。

日不落帝國,白金漢宮。

女王實時觀看著這場葬禮,她獨自坐在深色辦公椅上,剪裁貼合的手工長裙,完美的襯托出的的高貴優雅,一手支著額頭,金色頭髮在頰邊落下來幾縷,優雅又不失俏皮。

女王微蹙著好看的眉頭,麵上透出一股顯而易見的憂傷。攝影師遠遠的站在房間的角落,安靜的捕捉女王的美麗時刻,女王身後是高大的落地窗,淡金色的窗簾保持向兩邊拉開,窗外漆黑一片。

女王優雅的身影清晰的印在玻璃窗上,雜糅出獨特的孤獨感。冇有人知道她此時此刻在想什麼。

攝影師安靜的拍完後,對著管家比了個ok的手勢,收好攝像機後,鄭重的對女王陛下行了個禮,這才無聲無息的退出房間。

······

江圖集團總部,頂樓辦公室,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雙手交叉,坐在辦公椅上,注視著電腦頻幕上的葬禮現場。

兩行清淚,緩緩留下。

過了好半天,年輕人才把目光移向左邊的相框。照片裡是兩個年紀相當的少年,右邊那個著白色鑲深綠色籃球服,胸前印著號碼“18”,笑容陽光帥氣。

他右手挎著個臉色嚴肅的少年,闆闆正正的穿一身黑色中山裝,少年身型筆直,氣質中正,連露出了白色內襯都顯得規矩內斂,一雙眼睛清澈乾淨。黑衣少年雖然麵無表情,但是就是能感受到他對右邊少年的包容和放縱。

他記得很小的時候問父親。

“爸爸,你的幸運數字為什麼是十八啊?”

父親溫暖的大手撫摸著他的頭,臉上漾開一抹無限溫柔的笑意,“因為你林叔叔是十一月十八日生日啊!”

彼時的他還不懂什麼是愛,但是父親當時的笑容永遠的刻進了他的心裡。

“父親,林叔叔去世於2100年10月5日,走的很安詳,無痛無災。”

年輕人望著照片的眼神,繾綣溫柔,眼含無限懷念。

······

除此之外還有更多的國際友人,在網上呼籲,請求華國政府延長葬禮時間,容許國際友人前來送彆。外網論壇裡熱鬨的,完全不像半夜時分。

二號領導人,聽了外交部長的意見後,沉默了一分鐘,“林老生前不愛鋪張,他的遺願是一切從簡。葬禮照常舉行,如果有人前來弔唁,為他指明墓地所在。”

“是。”外交部長領命離開辦公室,噠噠的腳步聲迴響在走廊裡,這位素日裡沉著乾練的國家骨乾,用力眨了眨眼,憋下臨到眼眶的淚意,心裡默默哀悼:林老一路走好!

這些年在林老的帶領下華國航空,成績斐然,遙遙領先於全世界。正是因為華國的崛起,使他們外交官能挺直腰桿,在國際上掌握更多的話語權。

所有的脊梁都需要實力來支撐,林老就是華國的脊梁。

隨著華國國力的提升,華國的國際地位也隨之提升,整個外交部也變得更自信和果斷了,如果可以抬頭挺胸,誰又願意彎腰逢迎。

這怎麼能讓他不悲痛。

林老的去世一石激起千層浪,舉世哀悼,全世界都在討論這位偉大的科學家。

林院士一生未娶,離世時已無親人朋友,國家就是他的依靠,人民就是他的家人。

林老一路走好!

……

“……此人金光滿魂,一生貢獻極大,功德圓滿……”

“他可有什麼遺憾?”

“有的,他……”

“既如此,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林登雲感覺自己迷迷糊糊間似乎聽到了一片嘈雜聲,最後一句尤其清晰,聲音高遠渾厚,威嚴不容置疑。隻是聲音越來越遠,一股睏倦感襲來,很快他就記不清聽到了什麼。

······

“最後這道大題,全校隻有三個人答對,我們來分析一下這個題目,······”

隱隱約約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邊炸響。

林登雲再次有意識時,先是聽到一道遠遠傳來的平和男聲,透著一股理所當然的熟悉,但是聲音傳達的內容又如此的荒謬。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有人給自己講如此簡單的計算題。

林登雲費力的睜開眼睛,男子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剛看清周圍的世界,林登雲忍不住瞪大了雙眼,印入眼簾的分明就是一間再普通不過的教室。學生們都規規矩矩的在座位上坐好,認真聽老師講課的同事,奮筆疾書,整個教室除了中年人的講解聲,就剩書寫時的沙沙聲。

教室最前麵,講台上的中年男子,正熟練的在黑板上板書,他認真的分享自己的解題思路,又一連列舉了三種不同的解法角度,把題目中的問題方方麵麵、裡裡外外都講解透徹。

相似的場景,襲擊少年的大腦,遙遠的記憶深處,眼熟的男子站在同樣的位子,日複一日的給同學們上課。

林登雲環顧了一圈周圍,幾十個十幾歲的少年安安靜靜的坐的筆直,抬頭眼也不眨的跟著講台上的老師的思路,生怕錯過重要資訊。

是了,自己高中時上的是首都頂尖學府,進的是首屈一指的尖子班。班上每個人都像海綿一樣,自覺努力的學習更多的知識。

這所學校學生刻苦的精神舉國聞名,從這裡走出去的學生很多都成為了華國未來的棟梁。

看著眼前這些少年人稚嫩的臉龐,林登雲努力揉了揉眼睛,再睜開時發現眼前一切都不是幻覺,一切依舊清晰真實。

他低頭端詳自己的雙手,手指修長,掌心紅潤,皮膚緊緻有光澤。握緊又鬆開,小幅度的活動了一下雙腿,年輕的身體,活力滿滿,輕盈有力。

年老的靈魂住進年輕的軀殼,他一時還無法適應自己的身體,麵部表情嚴肅認真,透著一股於年齡不符的板正。

就著講台上老師的背景音,登雲從頭到腳感受了一遍自己的身體,伴隨著一聲長長的歎息聲,下課鈴聲響了起來。

“好了,同學們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大家把我今天講的內容都記下來,回去好好消化消化,我希望下次在遇到類似問題,每個人能至少提供三種有效解法。”數學老師穿著一件基礎款的白色POLO衫,圓胖的臉上,一雙眯縫眼,不笑時嚴肅認真,笑起來的時候和藹可親。

老師雖然宣佈下課,但是同學們都在埋頭奮筆疾書,教室裡一時間隻聽到筆落在紙上的沙沙聲。

林登雲站起來走出教室,電子時鐘上清晰的顯示著現在的時間,2026年5月5日,上午9點55分。距離高考倒計時還有87天。

走廊裡空無一人,重點中學的重點班級,整層樓的高三學子都在抓緊一切時間,努力複習,所有人的目標都是爭取考個好大學。

偶爾幾個路過的學生也是低著頭,腳步匆匆。

林登雲有點迷茫,不知道自己要乾什麼,為什麼自己會回到2026年?難道是為了在重走一遍人生,他的上輩子已經拚儘全力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了,並冇有留下什麼遺憾。

想到這裡,林登雲突然想起什麼,再次抬頭看著眼前的電子時鐘,再三確認,自己並冇有看錯。

確實是2025年,自己15歲,哥哥23歲。

哥哥23歲!

哥哥還活著!

活著!

這個念頭像野草一樣一瞬間就席捲了林登雲,如一道驚雷炸響在腦海,反反覆覆的重複著這個結果,“哥哥還活著。”

如果非要說林登雲院士有什麼遺憾,那必然有一條是冇有完成父親的臨終囑托——照顧好哥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