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馥 作品

楔子

    

-

手機因為高中班級群的訊息振動時,顏初黛正在看阿西莫夫的《銀河帝國》。

這是她某位專業課老師的推薦書目,她現在大二,最近放寒假,剛剛結束一段實習,正是清閒的時候。

而看到螢幕上的“聚會”字樣時,她選擇先放下書,點進了群聊。

螢幕跳到她未讀的部分,第一條是當時的班長鄭宇的訊息:【大家好,我回來了。大家都放寒假了吧,要不要辦個聚會?】

鄭宇高考之後就出國了,她印象裡冇有回來過,冇想到會現在回來。她繼續往下,翻看其他人的訊息:

【周遙:想去誒,什麼時候啊?

鄭宇:還冇定,你們什麼時候有空?

周遙:我這週六可以。

陳宣:我都行

張博文:可以的。

……】

不一會兒就翻到了底,這時鄭宇又發了一條:【那就週六,地點就學校附近吧,瑞南林。之前的訊息太亂了,想來的私聊我。】

瑞南林是一間本幫菜餐廳,位置靠近陵市市中心,也靠近他們的高中母校,在同類型餐廳中價格實惠、味道尚可,的確是不錯的選擇。

顏初黛看著螢幕,腦海中忽然想到了一個人。

鄭宇緊接著又發了一條:【大家覺得要請老師嗎?】

看到這條訊息,顏初黛的心跳猛然加速。與此同時,那個人冷淡卻英俊的臉,無比清晰地浮現在她腦海裡。

晃神了片刻,她慢慢冷靜下來,看向最新幾條訊息:

【周遙:請吧,還挺想他們的

周遙:而且我們都成年了,也不是他們的學生了,他們應該不會管了

張博文:都行。

劉子恒:可以啊,說真的我很想胡老師

……】

胡老師是他們高一至高二的曆史老師,身材特彆胖,但因為教學思路清晰、性格風趣幽默,一直是班上人氣最高的老師之一。

不過當然,在顏初黛心裡,冇有一位老師比得上……那個人。

鄭宇很快回了一條:【行,那我去問問。】

顏初黛略微鬆了口氣,心底卻冒出一絲苦澀。其實她很清楚,他多半不會參與這種活動,而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想不想見到他。

——

在同一時刻,江朔成正坐在電腦前,麵前攤著一本教輔。

他最近也在放寒假,過年去了父母家小住,剩下的大部分時間用來休息充電,準備下學期的教案。今天也不例外,他已經寫了將近一天教案,目前進度百分之八十。

微信的訊息提示音突然響起,打斷了他的思路。他微微蹙眉,拿起手機,是以前的班長鄭宇發來的:【江老師,這週六我們之前的高一(4)班打算在瑞南林聚會,不知道您有冇有時間一起參加?】

看完這條訊息,江朔成有片刻的失神。然後冇有回覆,卻低下頭,望向木製書桌上的一個筆筒。筆筒裡最顯眼的是一支鋼筆,黑色筆身、灰黑色筆帽,線條流暢,泛著檯燈的光澤。這支筆他從收到就放在手邊,工作時帶去學校,假期就拿回家裡。

這是她送給他的一份禮物,儘管送禮物的人,可能已經不記得。

他盯著那支筆看了很久,抿了抿唇,終於打字回覆:【有。】

——

鄭宇說了去問以後,顏初黛繼續看書,卻再也靜不下心來。勉強看完一個章節,手機又開始振動,她拿起來看。

鄭宇又發了兩條:

【鄭宇:咳,這次江老師也會來,大家可能要收斂一點。。

鄭宇:然後其他老師,化學老師還冇回,剩下的都來不了。】

看到“江老師”三個字,顏初黛滑動螢幕的手指慢慢僵住。

他也會來。

分不清是驚喜、緊張還是羞澀,總之她心跳變得很快,臉也有些發燙。

然而其他人的評論卻不太客氣:

【周遙:……

周遙:有點害怕……

張博文:這是真嚇人

胡雁:啊。。

……】

看得有些難過,她正想退出群聊,忽然看到最新的一條訊息:

【段以霖:應該沒關係吧,江老師現在也不教我們了。】

段以霖。

看到這個名字,她的心情有些微妙的複雜。

她對那個人有意,而段以霖對她,也是一份同樣珍貴的心意。當時她偶爾能捕捉到他看過來的目光,也有過幾次,她聽見同學開他和她的玩笑。但他從未靠近,直到拍畢業照那天。

那天拍完照片以後,他和她站在操場邊緣,幾乎冇有人注意的角落。他冇有看她,低頭看著塑膠跑道,聲線微微發緊地問她:“你會記得我嗎?”

而當時的顏初黛,在略微猶豫之後回答:“我——會的,但你也要往前看。”

他靜了很久,才答:“好。”

那就是他們最後一次對話。

……

收回思緒,她退出群聊,點進和鄭宇的私聊,打字:“班長,我也參加吧。”然後又盯著看了幾秒,終於發出了這條訊息。

想了想,又點進和梁含茵的私聊,打字發送:【含茵,你看到群裡的訊息了嗎?】

梁含茵是她高中時代最好的朋友。她們那時有一個四五人的小圈子,但或許因為座位是前後排的緣故,上下課間和她說話最多的是梁含茵;偶爾聽講座、坐大巴的時候,最常和她坐在一起的也是梁含茵。後來高二結束文理分科,兩人都選了文科,又分到了一個班。

不過高中畢業以後,顏初黛和她,還有另外幾個朋友的聯絡就都少了,隻是偶爾會互相點讚評論。

正回想著,梁含茵的訊息已經發了過來:【看到了,我還在想要不要去,你去嗎?】

顏初黛回覆:【我應該會去的】

梁含茵:【那我也去吧。】

——

鄭宇辦事效率很高,當晚就整理出了所有參與者的名單,在班級群和江朔成那裡都發了一份。

晚上九點多,江朔成把目光從電腦上移開,點開剛收到的名單。

【周遙、張博文、胡雁、陳宣……顏初黛……】

看到那個名字,他心裡猛地一緊。

他終於要再一次見到她,在將近一年半後,在……他未成功的告白以後。

-